无锡高架桥侧翻事故涉事路段,是当地两类人的必经之路。

从无锡各大钢贸市场出发的运输车,必经过312国道,将钢贸生意做向全国;而对于无锡锡山区东湖塘的居民来说,国道跨桥下方的锡港路是他们进入城区最便利的一条路。

10月10日18时10分许,正是下班时分,一辆满载6捆钢卷的货车在锡港路上方的312国道高架桥经过。

一声巨响,屹立于此近15年、长近百米的混凝土高架桥面突然侧翻,砸向3辆小车,导致3人当场遇难,两人受伤。

比伤亡数字更具冲击力的,是现场视频。

有行车记录仪拍下了事发瞬间,场面惊心动魄,宛如电影画面。

那轰的一声响,俨然隔着屏幕都能听见。

“你永远都不知道,明天和未来哪个会先到”,又被很多人念及。

高架桥面缘何突然侧翻?

独柱墩桥梁是否存在安全缺陷?

针对公众关注的诸多焦点问题,多家媒体的记者进行了采访。

记者12日从无锡市宣传部门了解到,312国道无锡段锡港路上跨桥桥面侧翻事故调查工作全面展开。

据官方发布的信息,无锡市成立了事故调查组,下设综合组、管理组和技术组,并邀请5名专家,全面开展事故调查。

事故调查工作已于10月11日正式启动。

调查组对车主、载货情况、桥面倾覆被压车辆、桥面上侧翻车辆,以及运输公司、货物装载码头单位等展开先期调查,并对肇事驾驶员、运输企业法人代表以及货物装载码头主要负责人和管理人员等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据介绍,调查组聘请的专家组目前已调取事故桥梁及相邻两联桥梁的9大类相关资料,正进行技术层面分析,待综合各方相关资料后,专家组将对事故原因作出进一步分析判断,最终将形成技术分析报告。

另外,调查组还在收集与事故有关的法律法规和资料,根据技术原因分析调查的进展,对与事故有关的管理层面的原因和责任深入调查。

行车记录仪画面显示,有车辆正从桥下左转进入行车道,整幅桥面瞬间落下,将多辆车压住。

事发后,一辆蓝色车辆正准备驶入事发位置,驾驶员紧急刹车,并下车向后跑躲避。

坠下的桥面上疑似有一辆红色卡车。

”视频画面显示,大桥倾覆瞬间不足三秒,车中男子跳车逃离危险地带。

大桥在身后轰地一声“坠落”。

10月11日晚间,事故发生地附近的小区居民张女士告诉记者,事发时她正在等电梯,突然感觉楼房发生震动。

“大约持续了5秒,一开始我以为地震了,楼房摇动了一下。

”另一位附近居民章先生回忆,他家能感觉到明显的震感:“就像是地震一样,晃了晃。



目击者马先生告诉记者,约17时50分,他骑着电动自行车从大桥底下经过回到家里,看到手机上弹出大桥坍塌的新闻:“吓坏我了,以为有人恶搞的。

”章先生随后赶到现场,看到西北向东南方向的桥梁侧翻。

高女士和她的女儿遇难于黄色轿车内。

10月11日,高女士的伯父王先生说,事发时应该是高女士下班接女儿放学回家的时间,事发处是必经之路。

高女士的邻居称,高女士30多岁,在一家幼儿园工作,没想到会发生意外。

那辆黄色名爵轿车是她结婚前买的,也是她每天上下班、接送女儿的代步工具。

事发时,数百吨重的桥面砸下的瞬间,高女士驾驶的车辆正在左转,顷刻被吞没在灰尘当中。

被桥面挤压的车辆严重变形,只剩下一对大灯还亮着。

另一位遇难者王某,遇难于白色轿车之中,有个读初三的女儿。

王某所住小区的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王某的女儿等不到父亲回家还到门口问值班人员有没有看到她父亲的车:“她说6点零4分还给他爸爸打电话,他爸爸说很快就回来。

后来打就接不通了,她等不及就来这边问。

”10月11日,王某的邻居告诉记者,王某是四川人,在某机床制造公司任经理,在无锡居住多年。

事发当晚,王某女儿看到事发现场视频中父亲的车牌后,一度站不稳,情绪低落不肯吃饭,亲属及邻居们都上门安慰。

在事故现场附近一家修理店,记者碰到了桥面侧翻时幸免一难的三轮车司机刘先生。

回忆起当时情形,刘先生感到既后怕又幸运,“家人都说我捡回一条命。



刘先生是江苏泰州人,在无锡市从事运输工作,事发路段是他每天经过的送货路段。

刘先生说,驾三轮车到事发点时,有点侥幸心理想闯过去,“快到跟前的时候,我听到一些不一样的声音,还来不及思考,就看着桥塌下来了。

刚响的时候桥就开始斜了,紧接着就掉了下来。



现场视频显示,桥面塌落以后,刘先生赶紧从三轮车上跳了下来,并往车后跑。

刘先生告诉记者,开始完全没反应过来,反应过来直接坐在地上,直接坐在地上,我就爬。



刘先生没敢把这事儿第一时间告诉家里人,怕他们担心。

“好些亲戚是看到网上的视频后打电话给我的。

9点老板也打来,他看网上的视频,觉得像我的车,问我人怎么样。



22时左右,刘先生把车勉强开回去了,“我兄弟来接我喝酒,我们兄弟五个人都在。

我爸当晚知道这个事儿,回老家叫人吃酒去了,放鞭炮去晦气,就是捡了一条命的意思。



事故发生后,交通运输部专家组赴现场指导事故调查。

经初步分析,高架桥侧翻系运输车辆超载所致。

记者10日晚赶到事故现场看到,在侧翻桥面上,一辆大货车装载的6卷热轧钢卷板散落一地。

据警方介绍,还有一辆大货车装载7卷,大货车荷载只有30多吨,而一卷钢卷板重量就达28吨多。

据交通运输部2017年发布的《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六轴及六轴以上汽车,其车货总质量超过49吨,均属于超限。

如按照28吨每卷来计算,则车上搭载的货物至少为140吨。

两辆大货车累计超载300多吨。

记者调查发现,312国道是无锡市区最主要的一条干线公路,承担了往来于上海、南京的大量过境交通和货运交通。

事故路段周边聚集有大量物流货运停车场。

事故发生后,2017年一篇题为《无锡的快速内环高架还能用多久?

》的微信公众号旧文被大量转发,阅读量迅速上了10万+。

文中就提醒道,无锡快速内环,不应该放行卡车,不然很难达到其设计使用的年限

50年。

文章作者的话更像一种预言:“一旦载重卡车压坏高架道路,造成桥梁断裂倒塌等,正在行驶中的小汽车,是无法预知和预防的,必定是灭顶之灾!

”虽然事发桥梁属于外环,但是回头看他的那句话,已经离“一语成谶”无限接近了。

迄今,这条高架通车已有近15年。

一些附近群众告诉记者,超载运输在这里是常态。

“大型货车实在太多,而且许多都严重超载,睡在床上连床都是摇晃的。

”当地一位卢姓市民说:“超载的大货车真是马路杀手。

晚上很多大货车呼啸而过,大家一直议论迟早出大事。



江苏一地方交通运输综合执法部门有关人士表示,事发地附近钢材市场比较多,并且早有市民和知情人士对事故桥梁发出警示,当地早应有所防范,有针对性地对重点路口加派监管人力,拦截超载车辆上桥。

但同时,监管人力有限,治理超载仅强调路面执法,往往难以实现全覆盖。

“现在,智能监管设施

譬如不停车检测系统,在高速上已经形成了闭环。

未来在国道、省道上也应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推动跨地区的交通信息联网,利用重要节点的监控设施,探索非现场执法,实施智能监管,加强对超载的监管和治理。

”这位人士说。

此次事故再次暴露道路治超困局。

交通运输部管理干部学院教授张柱庭表示,目前深层次的立法问题尚未解决,超载车辆只要不出事故,就无法定罪。

此外,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对于货车驾驶人违规超载的处罚是“货运机动车超过核定载质量的,处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罚款;超过核定载质量百分之三十或者违反规定载客的,处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罚款。

”业内人士认为,这些罚款相对于获利来说,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张柱庭教授表示:“源头治超工作还有待推进,在车辆生产、改装等环节管理不到位。

一些货车在出厂时把核定载重量刻意标小以降低各项成本,这种乱象普遍存在。



此外,记者调查发现,超载超限车辆不上高速,导致国道、省道的通行量超过道路桥梁的承载能力,产生严重的安全隐患。

而货运市场低迷、过路费偏高,又使超载超限车辆抄小路成“潜规则”。

记者在现场看到,此次侧翻的高架桥为独柱墩桥梁。

“大桥的一个桥墩照片看上去是单支座的,这样的支撑结构稳定性有可能存在安全隐患。

货车走侧边,就容易失去平衡。

”南京一位业内专家说。

近年来,国内多座独柱墩桥梁发生倾覆垮塌。

“桥梁业界对于荷载偏心引起的横向倾覆问题还需要进一步高度关注,特别是我国交通超载现象严重,使得该结构形式的桥梁在使用过程中发生多起倾覆事故。

”中设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桥梁总工程师韩大章分析说。

按照国际相关领域换算方法,超限100%的货车1次行驶对公路路面的破坏,相当于标准轴载作用16次产生的破坏,严重影响公路使用寿命。

此外,由于超限超载引发的道路交通安全事故时有发生。

据交通运输部门测算,车辆每超限超载30%,公路养护费用就要增加200%。

韩大章等专家认为,在当今道路交通饱和、超载严重的状况下,应特别重视其横向抗倾覆体系的设计,在一定程度上考虑可能的超载因素,因地制宜选取结构方案。

根据独柱墩桥梁的具体特点,有关专家研究认为,严重超载的车辆对桥梁的损坏是一次性的和不可逆的,应严格限制超载车辆上桥,更不能让重车在桥上集中排队靠边行驶。

记者从警方获悉,涉事的两家货车同属于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目前两个涉事司机,一个受伤在医院治疗,一个已被警方控制。

公开信息显示,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成立于2014年,注册资金500万元,法定代表人为刘建萍,其经营范围为道路普通货物运输。

据警方介绍,该公司有关负责人已经被警方带走。

记者在这家公司看到,公司大门紧闭,原来贴在墙上的企业名称已经被扒掉。

企业内没有员工。

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检索发现,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多次被苏州市公路管理处、苏州市吴江区公路管理处等给予行政处罚,因拒不执行被法院判处强制执行。

同时,无锡成功运输有限公司的车辆驾驶员还因多次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员伤亡被法院判处赔偿。

无锡市审计局2007年发布的《312国道无锡段扩建工程竣工决算审计结果的公告》显示,312国道无锡段曾在2003年进行过扩建工程,于当年9月开工建设,2005年6月建成通车,2005年11月工程交工验收。

值得注意的是,该工程用时22个月完成,通车至今已近15年。

《公告》中提到,312国道无锡段扩建工程的总体设计单位是江苏省交通科学院有限公司等;主要监理单位有江苏科兴工程建设监理有限公司等监理单位;主要施工单位有无锡交通工程总公司、东盟营造工程有限公司、中铁十四局集团有限公司等有关单位。

可耐人寻味的是,作为A股上市公司的江苏省交科院迅速回应,称这一工程与己无关,具体的声明将在随后公布。

不只是苏交科,被矛头所指的中设集团也发布公告,澄清无锡垮塌高架桥的设计、监理等事项与公司无关。

问题来了:作为官方报告中的工程承建方,第一时间出来撇清关系,这锅甩得掉吗?

如果不是他们,真正的施工方到底是谁?

在此事故中,若桥梁、道路工程有质量问题,或者设计有纰漏,那可能涉及设计、验收等多个环节。

廓清每个环节上的责任,显然不可或缺。

就事前建造而言,从设计、验收,每个环节都需要一丝不苟、环环相扣。

做到无差错、无纰漏,这才是为公众的生命安全负责。

而就事后的管理、维护而言,则需要交警、路政三部门相互协调、认真负责。

管理和维护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更需要持之以恒。

对道路、桥梁安全进行定期排查、维护,对货车多行路段、桥梁严抓限超,这些本都是应有的常规举措。

该“补牢”的,不只是某个部门。

这起高架桥侧翻事故,足以让很多单位、部门和个体引以为戒:维护城市道路、桥梁安全,是对行人生命安全的基本保障。

这需要施工方的全面考量,需要交通系统部门的警醒,也需要出行者的自觉。

而当务之急,还有人员的救助及事故处理善后工作。

伤员和亡故者,他们的医疗费用和赔偿金,谁来埋单?

受害者及其家属,他们的悲伤、愤怒与诉求又该由谁受理?

这其中,事故责任主体的确定尤为重要。

据上海松江区法院判决,上海一家物流公司总经理长期鼓励驾驶员严重超载,司机驾驶严重超载货车驶入中环高架压坏桥体。

事后,该公司总经理、调度员和司机4人被公诉。

最终,法院以犯重大责任事故罪,判处公司总经理邹某有期徒刑五年,判处物流调度员赵某有期徒刑二年;以犯过失损坏交通设施罪,分别判处两名驾驶员有期徒刑三年和三年六个月。

庭审中,4名被告人的辩护律师提出,严重超载不仅是公司的直接要求,更是运输行业的普遍现象,他们以此为职业,只能屈从公司的指令和行业潜规则。

对此,法院在判决中回应,每个犯罪行为背后或多或少都有其社会背景,仅仅以行业潜规则等社会原因为自己的犯罪行为作辩解并不能成立。

对于严重超载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进行刑事处罚,不仅是对肇事者及责任人的惩罚和教育,更是对运输行业潜在违法者的威慑和提醒。

2012年8月24日5时许,4辆货车由南向北驶入哈尔滨三环路群力高架桥洪湖路上行分离式匝道,因这4辆车在上行匝道集中靠右行驶,造成上行匝道向右倾覆,造成3死5伤。

事发后哈尔滨召开多场发布会,就相关情况进行说明,而关于“侧滑”的定性也引发网友广泛关注。

经调查和实际称重,4辆车均存在超载问题,核载总量102135吨,实载总量达3954吨,4辆车总重达400吨以上!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

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

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