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2009年12月,第46届台湾电影金马奖的颁奖礼上,桂纶镁作为颁奖嘉宾,将最佳导演的奖杯交到了男友戴立忍的手中,同时她还送上了一个祝福的拥抱。

这感人的一幕得到了当晚最热烈的掌声。

然而时隔半年,关于这对低调相恋多年的男女已经分手的传闻不绝于耳,更有媒体在采访完桂纶镁后,以桂纶镁默认分手作为标题,逼得桂纶镁的经纪公司出面表态是记者理解错误。

日在广州,桂纶镁主演的《线人》举行了首映发布会。

昨日在北京,戴立忍参演的《剑雨》举行了海报揭幕仪式。

早报记者在两天内采访了这一对正陷入“被分手”状态的男女。

对于感情,他们都说得很保留,两人却相当有默契,甚至两人最想演的都是武侠片。

差别是,戴立忍等了20年,终于在吴宇森、苏照彬导演的《剑雨》中了却心愿,但桂纶镁出演徐克导演的3D版《龙门飞甲》还是“待定”状态。

以青春片《蓝色大门》进入公众视线,桂纶镁的清纯让众人都更愿意称呼她“小镁”。

但从徐克的《女人不坏》到即将公映的《线人》中,桂纶镁连续打破既有的形象,尤其是《线人》中的帮派大哥女友的角色,让人实在忍不住想问:究竟私底下的桂纶镁更接近银幕上的哪一面?

“私下里的桂纶镁肯定不是孟克柔,肯定不是路小雨,肯定不是铁菱,也肯定不是这次《线人》里这个黑帮老大的女人阿弟

”桂纶镁一气呵成地说,“我希望导演们能够发现我更多不同的特质。

因为做演员,最过瘾的就是在玩,在玩各种不同的角色。



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在《剑雨》的海报上识别戴立忍。

第一次演古装戏,身份是一个邪恶的幻术师,戴立忍在造型师的妙手中,被打造成一个穿着华丽,让人难以亲近的大反派。

我一下,给我一个很不同的挑战。

”虽然是被“玩”,但戴立忍却觉得“还挺过瘾的”,“在我的经验里,剧本里反派的角色会特别过瘾。

好比《蝙蝠侠》里的小丑角色,观众看得很过瘾,演员演得也会很过瘾。

而且在我最初学习表演的时候,角色不分大小,演员的工作就是把角色发挥到极致。



除了走打戏路线,大部分电影中的女主角都难免被感觉是“花瓶”。

但桂纶镁从未遭遇如此形容,小镁绝对是心存感激。

“因为我长得不够漂亮,身材也不够好,所以不能当

桂纶镁的气质让人觉得是可以做女导演的,对于这个话题,小镁说:“老实说,很多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做演员这个事情我自己做得还不够过瘾。

我还有非常多类型的电影没拍到,像是古装片啊

我不知道自己会花多少年的时间让自己过瘾,所以现阶段还是会以演员为主。

”桂纶镁的古装武侠片情结应该很快能实现,因为近期的各种报道中,徐克的首部3D武侠片《龙门飞甲》找了桂纶镁诠释当年林青霞的角色,而陈可辛的下一部古装武侠片《武侠》也有意找小镁做女主角。

不过,桂纶镁对《武侠》的邀约“完全没听说”。

虽然《剑雨》中戴立忍的身份是演员,但记者们在采访时,还是更愿意叫凭借导演《不能没有你》大热去年金马奖的他为“戴导”。

对于平衡导演和演员的身份,出道20年一直保持演戏、导演两不误的戴立忍认为一点问题没有:“对我来说,两种工作都有享受的地方,也都在学习阶段。

因为我特别喜欢电影,跟电影相关的我都有兴趣去做,所以也就做得比较杂。

除了导演和演员,像是编剧和剪辑,我也都在做。



戴立忍很淡定地继续陈述:“自己有这个专长,在进入电影圈后,就特别想结合电影来表现一下。

”如今《剑雨》圆了戴立忍“演武侠片”的梦,他下一步考虑的是“导演”一部武侠片,其实跟吴宇森还有武术指导董玮都偷师了不少。

”不过,戴立忍如今酝酿的五个剧本中没有武侠题材。

问会不会也要等20年,才能看到他导演的武侠片,戴立忍笑着说:“不知道

从出道开始,桂纶镁就一直被封为文艺女青年,但对这个称号,桂纶镁其实很长时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怎么样一个状态可以被称为文艺女青年,后来他们告诉我,你喜欢做的事情就挺文艺的,看书、看舞台剧啊

听说是这样的。

”被烙下这个记号后,桂纶镁的戏路也有些受到限制,但她并不抗拒继续被称为“文艺女青年”:“现在就是坦然接受。

反正我只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别人给我怎样的称号,都蛮好。



承袭台湾导演一贯的拍片风格,戴立忍的导演作品相当文艺。

不过,戴立忍说自己拍片类型单一很多时候是受到资金的限制。

“我其实很想拍商业片,但商业片必须有一定的资源,有一定的资金。

”言下之意,有了“金马奖最佳导演”的光环,戴立忍在拍片资金上宽裕了不少。

可是,戴立忍心目中的商业片同样也是要具备文艺气质,“好比说《阿凡达》和《泰坦尼克号》都有某种文艺气质,就是对生命更深的体会。

我觉得,好的商业片具备资金基础之外,情节上也有一定的深度。



桂纶镁说,《线人》里阿弟对感情不顾一切的执著,跟自己很相像。

“不过到目前为止,我都是非常专情的。

”可媒体并不体谅小镁的专情,她与戴立忍的感情问题经常“被传闻”,桂纶镁只是带点反抗地接受:“我只是不想拿这个事情来炒新闻,也尽量不把自己的私生活拿出来说。



不想媒体过分关注和渲染自己与戴立忍的感情,桂纶镁甚至为自己与戴立忍还未落实的合作拍片都打了预防针:“我希望,媒体不要过分渲染我们的合作。

如果我接演,我和他的关系就是演员和导演。

我不希望我们的合作会给彼此造成压力,也希望媒体别给我们太大的压力。



也许因为又被传闻分手,媒体称抓住了戴立忍劈腿的所谓证据。

因此在感情的话题上,戴立忍比桂纶镁惜字如金:“最近有太多复杂的报道,所以对这类问题,我都不回应。

”同样谈到“被传闻”,戴立忍也是一派过来人的态度:“我个人而言是不介意,无所谓的。

但我希望不要伤害到一些人,或者是别人的家人,这样会比较好。

在我而言,生活是生活。

在这个行业久了之后,都会习惯于这两者是分开的状态。